〔使命與領導〕雙月刊網上版

 
 

靈命更新

正視本港教會發展隱憂(一):教牧轉職頻密

    2001/1/5

胡 志 偉

  從「1999年香港教會普查」數據反映,本港教會人力資源虛耗不少,其中教牧職位錯配情況嚴重,此現況若不認真面對與處理,筆者看教會發展前景堪虞!

  本港教會共有教牧同工2,862名(其中受薪的有2,578名),而期待填補的職位空缺有756個(包括現有空缺與將要加增的人手)。

主任牧師
堂主任
牧師
傳道
(男) 379
258
99
534
(女) 39
71
37
731

  細看教牧在職年期,值得關注的是整體教牧同工之中有三分一在同一堂會內事奉不超過兩年,而過6年或以上只佔三分一。全港 1,129間堂會之中,只有398間(35.3%)在過往5年內不曾出現教牧轉職。一般而言,教牧同工的穩定對教會發展有舉足輕重的影響,特別是堂主任的變動。在現今不斷轉變的社會,終身僱佣的神話幻滅,筆者現實地不敢奢望教牧在一間堂會服侍終老為止,但在同一工場4至5年的要求也不過份吧!

1 - 2 年
2 - 6 年
6 - 10 年
10 年及以上
33.3%
34.9%
16.1%
15.6%

  探討現今教牧轉職頻密,不能簡單地怪責年輕教牧不愛主或委身不足;我們得承認不少客觀因素造成不利於教牧較長期委身於堂會之內的事奉。

1)堂會因素

  美國 Leadership(1996)曾調查北美教會,發現有 22.8% 教牧被教會中止合約或被迫辭職。有一半教牧會因著堂會常有一批反對者而不快離開。現今本港高期望教會(High Expectation Churches)漸多,而能抽時間委身堂會的信徒領袖卻不多,甚至形成信徒有領導權,而教牧只有事工權。有某些堂會面對事奉人手短缺,就採用增聘受薪同工的解決途徑。當某些堂會長期轉換教牧同工,堂會領導權自然落在長執身上;新上任同工若不假以時日贏取信任,而長執又因懼怕而不肯放權,後果就是音樂椅的不停換人。近年來,不少堂會採用合約制,並按照表現評檢而確定續約與否,此種做法就帶來教牧同工的轉換。教牧被迫離開(forced exits)已是慣常的教會現象。

2)個人因素

  教牧隨著個人成長而有不同階段的轉變,如結婚、生育、搬遷與深造等,這些個人因素構成教牧離職。除此以外,有教牧追尋本身堂會以外的理想工場,不斷在尋覓中;或牧職要求使同工兩年內耗盡,枯竭疲乏,或休息養傷之後再上路。很多時候,教牧未能處理同工、執事與會眾之間關係,遇有衝突,便一走了之。教牧缺乏適當支援與同行導師,這些皆影響教牧事奉的持久性。北美巴納研究所(Barna Research)曾就教牧困擾問題而作的調查(1998),指出教牧關注的次序如下 : 福音外展(39%)、內部紛爭(25%)、信徒靈命成長(18%)、滿足會眾需要(11%)。面對堂會長期萎縮,內部人事紛爭,與信徒靈命停滯,這些因素容易導致教牧他去,期望環境轉換而有所突破。

3)訓練因素

  不少教牧詬病神學院培訓未能適切現今堂會轉,於是神學院「產品」未能配合「市場」需求。神學院的訓練模式,明顯有其限制與不足;但失敗責任全歸神學院也是不公允的。當教會整體質素滑落,堂會送往神學院受訓的連聖經也不曾讀上一遍,怎能寄望神學生在短短三或四年內脫胎換骨?況且不少神學院不斷提升學術要求,相對地對牧職要求降低(從工場實習便可見),於是神學生有的是「紙上牧養企劃」,缺乏的是「實戰」經驗。想像一下,神學生只有兩個月作暑期牧職體驗,平常的只在週末與主日有限時段,而牧職實習的大前提為不影響學業;當神學生功課尚未做好,督導牧者又何忍再加壓力於學生身上!筆者認為神學生宜有一年全職實習,不要寄望堂會聘用同工之後才給予試用機會,對教牧新丁來說是弊多於利,因為職分本身必然帶有期望,信徒對教牧的期望未能兌現往往產生失望,逐漸就會造成衝突。

© Hong Kong Church Renewal Movement. All rights reserved.



香港教會更新運動
版權所有
尊重知識,請詳閱 轉載及複印須知
鳴謝:本網頁由「世界傳道會/那打素基金」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