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牧與領導〕月刊網上版

 
 

靈命更新

基督降世、愛臨窮人

    2000/11/20

胡 志 偉


  世紀末,聖誕節的真正意義不斷萎縮,本港政府部門與商界推行「歐陸式白式聖誕」活動,藉此刺激旅遊業與本地消費。一般來說,商界對聖誕的敏銳性比教會更高,視節日為黃金商機,於是市場力量塑造「世俗版的聖誕節」為玩樂、旅遊與消費的假期,而信徒不知不覺間誤將馮京作馬涼,於是照搬世俗的佈置、吃喝與玩樂回到教會,卻忘掉了聖誕節原來的精神!

  聖誕節原來就是金錢與權力的顛覆故事,一位生於馬棚內的嬰孩不特要「作猶太人之王」(太2:2),更「要為大,稱為至高者的兒子……祂的國也沒有窮盡」(路 1:32-33),祂是普世的主,萬王之王!祂來到世間,耶穌的母親認識到祂是要「叫有權柄的失位,叫卑賤的升高,叫飢餓的得飽美食,叫富足的空手回去」(路:52-53);而祂的父親表明是「神憐憫的心腸叫清晨的日光從高天臨到我們,要照亮坐在黑暗中死蔭裡的人」(路1:78)。救主生為木匠兒子,出身寒微;降生消息不是衛星直播的盛會,反而是轉向那些當夜班的牧羊人宣佈喜訊;初期教會的基督徒仍是遭受逼迫的小群,不曾考慮、亦沒機會慶祝聖誕節,反而基督的受苦與復活倒是他們恆常的思想與準備。

  君士坦丁大帝承認基督教的合法地位之後,教會為了記念救主的出生,教父們嘗試推算接近的日子。涉及日子的計算,自然各有不同說法:如希坡底律(Hippolytus)贊同為1月2日,亞歷山大的革利免(Clement of Alexanderia)看為5月20日,而俄利根(Origen)則反對慶祝基督生日。350年羅馬主教選取12月25日記念基督降生,因基督就是「公義的日頭」(瑪4:2),正好與當時政權(皇帝以太陽自擬)為慶祝「太陽節」日子相同,於是教會成功地把異教節日顛覆,使人民不崇拜自然與君王(均是受造之物),轉化為崇拜那位「萬有之先,萬有也靠祂而立」(西1:17)的基督。聖誕節的慶祝,不只限於有權有勢的人,反成為普世歡騰屬於人民的節日。

  可惜的是近百年來的聖誕節,又被商人成功顛覆,於是聖誕節淪為只見聖誕老人入城而不見救主耶穌降生,只見佈置華美的聖誕樹而不見血跡斑斑的十架樹木。當聖誕節越來越商業化與世俗化,教會與信徒就要加倍努力持守聖誕的真正精神。我們須要重新帶出合符信仰的聖誕精神。

  試以聖誕老人與聖誕樹為例,當世人寧要笑口常開、不侵犯人私隱的聖誕老人,卻不要那位進駐生命主權的神,所以教會不宜延續使聖誕老人偶像化。翻看歷史,尼古拉斯由土耳其米娜主教演變為現今肥胖過人、滿面笑容的聖誕老人,其實是拜美國傳媒所賜(大概於1860年,傳媒就把聖誕老人定型為現今常見的模樣),於是聖誕老人成為商人的搖錢樹。查斯達頓(G.K. Chesterton)提醒信徒:「當我們仍是孩童,我們為那些在聖誕襪內放置的玩具而表達感恩,為何我們不同樣向神感恩,因祂在聖誕襪內放下雙腳(耶穌掛在十架的雙腳)?」

  再看聖誕樹的傳統,源自十六世紀的歐洲,早期只有富裕人家在松樹上佈置飾物。當德國移民於1830年抵達美國,引入聖誕樹,為教會籌款;當時擺放與佈置聖誕樹是稀有的做法。1851年,曾有教會在門外放置聖誕樹而惹起會眾反對,要求牧師除去此異教習俗。其後,商人大力推廣,於是家家戶戶佈置著美麗的聖誕樹,既砍伐樹木,又成功取代流血十架。

  也許是時候,我們還原起初的聖誕精神,非只顧「自我」的吃喝玩樂,而是猶如狄更斯筆下的「史高哲」(Scrooge)由吝嗇轉為樂於與人分享;讓我們重申聖誕的奧秘是價值的顛倒,「祂本來富足,卻為你們成了貧窮,叫你們因祂的貧窮可以成為富足」(林後 8:9)!當本港教會大多不憂貧窮,不少且甚富足,就讓我們學習與窮人分享,回復基督降世的原始精神!「祂施捨錢財,賙濟貧窮,祂的仁義存到永遠」(林後 9:9)。

© Hong Kong Church Renewal Movement. All rights reserved.



香港教會更新運動
版權所有
尊重知識,請詳閱 轉載及複印須知
鳴謝:本網頁由「世界傳道會/那打素基金」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