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命與領導〕雙月刊網上版

 
 

「網絡廿三條」背後的普羅焦慮

    2015/12/11

(時代論壇)

電郵:editorial@christiantimes.org.hk

不少網民認定是「網絡廿三條」的《二○一四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已在立法會進入倒數通過的階段。版權屬於知識產權的議題,當然不是處理《基本法》廿三條涉及的叛國、顛覆、國家安全等事宜;但今次修訂在香港社會所觸發的關注和爭議,早已遠遠超出保護產權的範疇,而是指向普羅市民的言論自由,以及對特區政府以至當今香港官商關係的不信任。部份網民的激烈反應,看在主事官員眼中或嫌不夠理性,放在今天香港社會的政經處境來看其實非常合情合理。

  經過數年語言「偽」術的泛濫,香港社會對特區政府的不信任,早已見諸大學民調,偏偏當權者沒有痛定思痛,反而不時有蔑視甚至挑釁民情之舉,一句「於事無補」就將異議者拒諸千里。另一方面,主流傳媒經已被收編的收編,被打壓的打壓,被孤立的孤立,廣播業生存空間備受扼殺。今天民間社會還能夠正常討論、自主發聲和宣泄的媒體空間,幾乎就只剩下互聯網;而改詞改圖的二次創作,就成了成本低廉又人人有能力做得到的交流方式。一旦二次創作的可用範圍生變生疑──例如純粹發泄情緒的真情演繹能否成功納入戲仿諷刺與時事評論的豁免範圍──所帶來的不止是寒蟬效應、傳播動力再失,更是普羅社會怨氣無處宣泄的不穩定。

  版權得以保護,需要版權持有人的舉證。然而觀乎今天香港官商勾結的情況,已仔細到一地步有公司刻意要求應屆畢業生到深圳河以北面試,從能否成功入境大陸來測試政治立場,做法還得到被建制收編的英文傳媒吶喊助威說「公道」;他朝實在難保有版權持有者為北望市場而樂意配合政府打壓,助紂為虐。

  放眼海外,保護版權異變為替民間言論及創作空間重重設限,即使在自由民主之地,一樣是張力連連,甚至荒謬到將民間傳奇以至〈生日歌〉列作商業世界的禁臠。近年興起的共享創意(Creative Common)正是抗衡這股張力的版權安排新嘗試。香港既沒有健全民主政制的保護,官商勾結又更嚴重,還要面對一個無法(也似乎無意)贏取市民信任的政權;觀乎此,普羅網民與市民憂慮知識產權在官商勾結下成了另一個緊箍咒,出於自救而吶喊疾呼,豈是無因?

  心繫香港的信徒教牧,面對此情此景,不單要看到版權保障背後的毋偷盜,更要看到普羅人心的尋公義與求聆聽。這些心聲,對於察看人心的神來說,相信也是清晰可明,亦總有回應的一天。

一四七六期.二○一五年十二月十三日



香港教會更新運動
版權所有
尊重知識,請詳閱 轉載及複印須知
鳴謝:本網頁由「世界傳道會/那打素基金」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