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命與領導〕雙月刊網上版

 
 

腥風血雨下的光明企盼

    2015/11/23

(時代論壇)

電郵:editorial@christiantimes.org.hk

黎連環恐襲,極端組織「伊斯蘭國」承認責任,舉世譴責,國際社會不同宗教領袖均嚴厲批評。挾宗教名義四出殺戮的喪心病狂,這種做法根本只是人性陰暗面的心魔盡露,信仰教義成了任意妄為的工具,今世文明成了任意踐踏的臺階。我們衷心擺上禱告:為死者得安息,為生者得平安,為公義得伸張,為極端勢力不再,為復和再度可期。

  我們禱告,不單為撫平傷口,更為杜絕病源。綜觀事態發展,在國際層面,各國加強軍事介入已勢不可免;在民間層面,歐洲各地對難民潮轉趨保留的態度,壓力恐怕有增無減。然而,要阻止極端組織肆虐,要針對的是極端主義;將難民等同恐怖份子,將罪責歸咎個別宗教群體,以至有無神論者將問題歸咎宗教本身,都是一竹篙打一船人的粗疏之舉。過份簡化的非黑即白,或許很能迎合今天日趨割裂分黨劃派排他自保的網絡文化風尚,卻無助於認真面對複雜的人性世情。當然,不同宗教對人性世情的靈性解讀大相逕庭,這個道理不必等到後現代才能明白;但反過來,後現代社會理應更能明白,宗教群體作為一個承傳了人類社會歷史及人文資源的寶庫,在今天崩分離析不能自拔的世俗社會所能擔綱的重要角色。

  作為基督徒,面對苦難,將心向主,自有更深一層的屬靈意義。祈禱的主體,從來不是人自己,而是上主。面對生命的憂慮與匱乏,耶穌基督教導要先求父的國與義(太六33),這份優先次序也貫徹到主禱文之中,「爾國降臨,爾旨得成」。耶穌基督為世人的罪上十架,更成了為罪人犧牲的典範。而基督徒種種關於仁愛、正直、饒恕、愛仇敵、接待客旅的生命表現,亦因而順理成章。經常出入戰區拍攝戰爭中的兒童,年初命喪「伊斯蘭國」劊子手刀下的日籍基督徒後藤健二,他捨身救人的過程就親身示範了這樣一份亂世裡的屬靈氣質。也是這樣的見證,讓人在黑暗中仍見光明。

  香港距離敘利亞和歐洲非常遙遠,外交和軍事亦非其能力所及,但仍有地方可盡綿力。捐款予敘利亞難民營固然是其中一途;特區政府近日開放給法國公民的簽證續期安排,亦屬有意義的一步。我們期望特區政府可以重新檢視難民政策,既加快甄別效率,也對難民生活需要提供更充份的協助。遠在歐洲的難民當然不會到香港來,香港今天所面對的難民壓力亦跟世界其他地方完全不可同日而語。然而我們對國際間有需要的人是否有伸出援手的態度,就成了香港未來能否繼續成為地球村一份子的驗證。

一四七三期.二○一五年十一月廿二日



香港教會更新運動
版權所有
尊重知識,請詳閱 轉載及複印須知
鳴謝:本網頁由「世界傳道會/那打素基金」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