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命與領導〕雙月刊網上版

 
 

磚頭經濟心魔不減 扶貧事業成效難彰

    2015/10/19

(時代論壇)

電郵:editorial@christiantimes.org.hk

區政府在剛過去的扶貧委員會高峰會公佈去年度的香港貧窮情況報告,按政府制訂的貧窮線,指香港去年貧窮人口達九十六萬,較前年微減一萬。由於港府的貧窮線根據入息中位數一半來計算,政府「貧窮人口」其實主要反映就業人口的數量與收入情況,以及離開職場人士(例如照顧家庭)和退休人口的數字變動。這或有助政府從經濟角度掌握整體貧窮趨勢,卻無助於從更直接更埋身的層面來理解貧窮,進而使扶貧工作更具針對性,更觸及問題的社會心態核心。

  關於貧者面對生活指數高昂,其實即使在市場經濟下,政府亦非全無板斧,卻一直未見決心。例如交通費用,一直以來都是偏遠地區基層踏足市區上班的阻隔,一些基層學童連太平山也不曾踏足過,以致社工機構搞的港島遊吸引了不少居民參加。即使撇開已屬專利營運的巴士渡輪範疇,對於港府屬最大股東的港鐵,其票價加減亦一直不明顯惠及基層。觀乎外地,政府擁有集體運輸推行普及低廉票價,即使在發達國家亦例子不少,但港府一直缺乏這方面「適度有為」的決心。

  更大問題在於「磚頭經濟」這全民心魔。例如在青年層面,本地相關的扶貧工作,由「人生起跑線」的資源補助到就業指導的師友計劃,均集中於避免跨代貧窮。問題是,當本地經濟產業向地產嚴重傾斜,連公屋數量亦要顧及港人物業價格因素,青年未來發展空間既不易開闊,即使要在事業起步亦要面對高昂的租金與生活指數。媒體不時披露的青年劏房問題,只是整個在職貧窮問題的冰山一角。

  至於長者貧窮,特區政府強調不少長者有物業而沒經濟需要,更是捉錯用神。歸根結柢,長者所需要的不是磚頭本身,而是沒後顧之憂的穩定生活。港人壽命高踞全球首列,退休人士即使擁有物業仍然要面對不可預計的維修開支,也不知一己積蓄能維持多久。沒有全民退休保障式的穩定開支供應,經濟生活的基本安全感又從何談起?

  與全球相比,香港人均收入絕不能說貧窮,貧富懸殊卻極度嚴重,經濟生活沒基本安全感的為數不少,未來還可能隨人口老化而不斷增加。若我們期望人人活得有尊嚴,就不能不談這一點。今屆特區政府因其自身問題(民間信任度低迷,挑動矛盾當管治,在學界排除異己),要推動新產業而服眾,要真正確立市民安全感,都有相當難度。不過在民間層面,教會在作民間團體一員,可以做的雖然比政府有限,卻仍然不少。更何況,對教會而言,顧念貧窮是上主公義與憐憫的見證,總要盡力踐行推動,身體力行的叫更多的人,無論主內主外,在期望一己豐收之餘也要念及那等候到田角拾穗的一群(利廿三22),也明白安全感並不在乎擁有磚頭。

一四六八期.二○一五年十月十八日



香港教會更新運動
版權所有
尊重知識,請詳閱 轉載及複印須知
鳴謝:本網頁由「世界傳道會/那打素基金」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