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命與領導〕雙月刊網上版

 
 

雨傘週年心中仍存真 捍衛價值須珍惜自我

    2015/9/21

(時代論壇)

電郵:editorial@christiantimes.org.hk

然九二八仍然未到,但關於雨傘運動的回顧與前瞻,關於八三一是否民主回歸「和理非非」終結時,有關討論早已悄然在網絡世界的不同角落開展逾月。其實,當相關的法院審訊近月才陸續展開,「和平佔中」自首群體還未出場,現在說全盤整理雨傘運動,時機還未成熟。但的而且確,七十九日佔領運動為香港社會精神面貌所帶來的洗刷,今天仍有跡可尋──由香港大學舊生對委任副校長風波的強烈反應,到擴闊星光大道不經招標是否私相授受的輿論關注;由中聯辦主任「特首超然三權」的爭議,到早前在城規會發生的「電車保衛戰」,再到警隊網頁修改六七暴動記述的爭議,在在都得見香港社會捍衛核心價值與生活方式的高度警覺。

  要捍衛,因為感到受威脅,感受到愈來愈不受尊重,甚至淪為個別人士政治需要的棋子。事實上,當年一國兩制與《基本法》的構想,原本就跟保障香港原有社會制度和生活方式無法分開,背後要安撫的就是香港這個移民社會對中共的不信任。九七後至今,一國兩制的互動博奕波濤洶湧,來自掌權者關於一國兩制的論調亦變過好幾次,然而香港社會對於自由與法治,人權與民主,以至社會健康運作所必須的誠信,仍然是珍而重之,每當受到威脅,必然以香港的方式加以應對和捍衛。雨傘運動所要爭取的,既是真普選,更是一份社會誠信。即使在今時今日,香港社會要應對「特首超然三權」的論調,政界和法律界所引用的基礎仍然是《基本法》當中種種制衡行政機關的條文,突顯了法治理念在香港社會的根深蒂固。在雨傘運動之後,因為公民抗命對「以法達義」的強調,香港社會(特別是年輕專業一代)似乎更能認清種種法治為名人治為實的壓力,不再沉默。

  近年中港矛盾激化下,香港出現種種有排外以至武力傾向的街頭抗爭,但其根本仍離不開自我保護。到「和平佔中」轉變為「雨傘運動」,各方勢力介入導致「和平非暴力」跟「勇武」元素交替出現;而八三一就成為質疑昔日自保方式是否仍然有效的起始點。說到底,出現這樣的局面,掌權者責無旁貸。雨傘運動一週年,「我要真普選」的「真」仍在港人心中,香港社會仍然面對需要自我捍衛的處境。此時此刻必須要想清楚:強烈的自我保護手法會否演變成排外封閉,令香港失去原有的自由與關愛,更失去社會的認同,失去自我?面對掌權者挑撥矛盾尋釁滋事,如何能避免不被播弄分化,任由矛盾牽著鼻子走?

  (「雨傘運動一週年」之一)

一四六四期.二○一五年九月二十日



香港教會更新運動
版權所有
尊重知識,請詳閱 轉載及複印須知
鳴謝:本網頁由「世界傳道會/那打素基金」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