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命與領導〕雙月刊網上版

 
 

本週評論:「疏忽之罪」與「平庸之惡」

    2015/9/11

胡志偉牧師

  「最慈悲的上帝,我們承認在思想、言語和行為上,常常得罪了你;應做的不做,不應做的反去做。我們沒有盡心愛你,也沒有愛人如己。現在我們痛心懊悔,求你憐憫我們,為了聖子耶穌基督,饒恕我們的以往,扶助我們的現在,引導我們的將來;使我們樂意遵行你的旨意,歸榮耀給你的聖名。阿們。」

  這是禮儀教會於主日崇拜中常用的認罪禱文,華人教會常注重是「不應做的反去做」的罪,卻遺忘了「應做的不做」之惡。回顧教會傳統,對罪的理解,可分為「蓄犯之罪」(sin of commission)與「疏忽之罪」(sin of omission),前者指向信徒有意觸犯真理禁止的事,如貪婪、不義、同性戀行為、離婚等;而後者則指向我們應行之善,卻沒有履行,如關懷困苦,倡導公義等。

  雅各說得清楚何謂「疏忽之罪」:「人若知道行善,卻不去行,這就是他的罪了。」(雅四17)。耶穌講論好撒馬利亞人故事,重點不在於「分類處理」選擇誰人作鄰舍,反而挑戰有識之士(律法師),不要犯上祭司與利未人「疏忽之罪」,由個人來定義「誰是鄰舍」(誰是行善之對象)。愛鄰舍如同愛神一樣,並非如同社會般作些善事來安撫良心,乃是要每位按著領受盡心力而行 (路十25-37)。耶穌講及終極審判時宣告:「我作客旅,你們不留我住;我赤身露體,你們不給我穿;我病了,我在監堙A你們不來看顧我」(太廿五43),那些犯上「疏忽之罪」的就是「既不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不做在我身上了。」(太廿五45)

  電影《漢娜鄂蘭:真理無懼》(Hannah Arendt),講述這位逃離德國的猶太知識分子,後任教於多所美國著名學府。她一向致力研究極權主義,1961年以《紐約客》特約撰稿人身份,參與納粹戰犯艾希曼的審訊過程,其後於刊物發表文章,引發極大的爭議。他不否認艾希曼所犯的「蓄犯之罪」,對方辯護是「奉命行事」。 漢娜鄂蘭經思考整理後,把文章成為書《平凡的邪惡:艾希曼耶路撒冷大審紀實》,讓世人嘗試了解「平庸之惡」。

  漢娜鄂蘭不畏批評指出「猶太委員會」亦須對猶太人屠殺事件負起責任。猶太委員會為求自保,與納粹合作,於是猶太領袖提供了「遣送名單」予納粹。猶太人為了生存,識時務者為俊傑,出賣良知,服從命令,放棄思考,這便是「平庸之惡」的共犯。

  昔日的「猶太委員會」,對比今日香港教會,當面對各種宣傳、政策與計謀,以及人性與教會群體的妥協與自保,筆者對教會前景是悲觀。當信徒與信仰群體放棄思考,失掉人性,只跟大隊而行,悲劇與災難便不斷重演。「疏忽之罪」與「平庸之惡」,從某個視域來看,是同一事物之兩面。猶太人「應做的不做」,於是人人「奉命行事」,放棄思考,這便是「平庸之惡」。

  電影一場對白,漢娜鄂蘭於課堂演講 :「思考能力的缺失為芸芸眾生犯下前所未有的大規模惡行創造了可能性。思考,就像是在最安靜的時候面對自己;思考並不需要更多的知識,而是獲得分辨是非美醜的能力。思考賦予人們度過關鍵時刻的力量,從而防止災難性的後果。」如今正是香港教會好好思考後九七教會怎樣應對極權政府。

歡迎發表交流意見Welcome for exchanging ideas

意見Comment



香港教會更新運動
版權所有
尊重知識,請詳閱 轉載及複印須知
鳴謝:本網頁由「世界傳道會/那打素基金」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