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命與領導〕雙月刊網上版

 
 

誰還誠實記取二戰的歷史血淚?

    2015/9/7

(時代論壇)

電郵:editorial@christiantimes.org.hk

年是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七十週年,上半年的紀念活動集中於當年的歐洲戰場,到下半年就輪到太平洋戰爭這一邊。時移世易,七十年前的戰勝國,由紀念方式到活動組合,今天都分道揚鑣,以至將戰爭記憶按一己需要挪為己用。例如英、美、法與俄羅斯因為烏克蘭問題,在各自的紀念活動見不到對方蹤影。至於中日戰場,日本方面對歷史曖昧依然,而中共雖然在北京舉行大型閱兵,當年盟國領袖未見蹤影,國共對當年抗戰誰主誰副也遠遠未達共識;甚至有內地電影商將沒有出席戰末「開羅會議」的毛澤東取代原在開會的蔣介石,讓毛澤東置身盟國領袖之間,成為網上瘋傳的劇照。

  這場導致逾六千萬人死亡的世界大戰,已結束大半個世紀。然而,世界到底吸取了多少戰爭的教訓?七十年過去,種族滅絕的慘案仍不時在世界各地發生。即使單看中日戰爭,教科書上的說法,有時還因為各方政府的政治需要而掩蓋事實。這對於為保護百姓而送命的軍人,對於所有枉死的黎民百姓,以至對於日後因為不明就裡而重蹈戰爭覆轍的下一代,今天的政治領袖又要負起多少責任?

  從國際層面而言,誰勝誰敗,誰要負上發動戰爭的責任,誰為打擊侵略者擺上重大努力,是相當清晰,也不容歪曲。更重要的是從民間角度,千萬計的傷亡,背後是無可估量的血淚與遺憾,是逃難歲月的流離失所,是家族史的斷裂以至分崩離析,是鄰里友儕的灰飛湮滅,是經濟的掠奪,文明的摧毀。從這層面來看,戰爭其實不會有勝利的一方。

  在舊約聖經作者的筆下經常出現古代戰事的記載,甚至與上主關係密切;在新約的記載裡,未來還有更險惡的戰事。儘管如此,一些廣為人知的和平意象,也是出於聖經,例如鴿子(創八8-12),例如將刀打成犁頭(賽二4),又例如啟示錄所記載末後的新天新地。永久的和平,今世或不可即,卻總是盼望的源頭,叫我們在兵凶戰危的世代,不至因為死亡的恫嚇而失去良知,繼續有使人和睦的動力,以至保存歷史裡的血淚。

  誠實記取每一個戰爭故事,並不是為了學習成王敗寇的教訓,而是為了在那面對龐大人性醜惡的世代裡,仍能得見點點公義的光輝,憐憫的寶貴,與神同行的謙卑與感恩。每一位誠實的教科書作者、教育政策官員、文化工作者,以至每一位繼續見證當年戰爭暴行的倖存者和退役軍人,都有份於這樣的一份公義事業。甚願更多人有真正面對歷史,集體悔罪的一天;也求主賜福參與這份公義事業的每一位,更叫多一些執政掌權者有同一份的良知。誠心所願。

一四六二期.二○一五年九月六日



香港教會更新運動
版權所有
尊重知識,請詳閱 轉載及複印須知
鳴謝:本網頁由「世界傳道會/那打素基金」贊助